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男家教的功劳
男家教的功劳

男家教的功劳

阮雨辰听到王天诚说每天都要来,兴奋异常,直接站了起来,把还在吃饭的两人吓了一跳,她兴奋的说道:「今天我高兴,咱们喝点酒庆祝一下吧。

  」说着也不等王天诚同意,直接拿出一瓶洋酒,摆在饭桌上。

  阮雨辰拿出两个杯子,给王天诚和自己倒上半杯,一旁的倩倩有些不乐意,说道:「妈妈我今天也高兴,我也要喝点。

  」还没等阮雨辰答话,王天诚装作老师的模样,说道:「小孩子家,怎么能喝酒啊。

  」对面的倩倩可爱的又撅起小嘴,有些不太高兴,嘟囔着说道:「我一点也不小啊。

  」王天诚扫了一眼她的酥胸,心想,的确是不小。

  阮雨辰没有发现王天诚不安分的眼神,想了一下,又拿出一个杯子,对倩倩说道:「只能喝一点啊,下午还要学习呢。

  」倩倩这才眉飞色舞的笑了起来,拼命的点着头,接过母亲递过来的酒杯,杯中的酒水只浅浅的盖住了杯底。

  阮雨辰笑着端起酒杯说道:「来,干杯,祝贺我的女儿倩倩学习成绩进步,我的心病终于要放下了。

  」「妈妈!」倩倩不好意思的叫了一声,也端起酒杯。

  三人都抿了一口,王天诚也不懂这是什么酒,只是感觉入口很滑爽,没有一丝辛辣的味道,心中暗自感叹道,有钱真是好,能喝到这么好的酒。

  阮雨辰给王天诚夹了一口菜,好奇的问道:「你为什么不在那家做家教了?你不是说不能做一个失信的人么?「王天诚放下手中的筷子,有些黯然,说道:「不是我主动辞职的,人家赶我走的。

  」「为什么?」一旁的倩倩也有些奇怪,接着问道:「是你没有让人家成绩提高么?」「不是,经过我大半年的辅导那家的孩子从全年级三百多名,提高到一百名之内,那个孩子没有倩倩聪明,要不成绩会更好,不过我想在让我辅导一段时间,保持在年级二十名之内不成问题。

  」王天诚自信满满的说道。

  「那是为什么啊?既然进步这么大,就应该继续啊,有什么原因么,是因为怕花钱么?」阮雨辰直接猜到了重点。

  「我想是吧,她妈妈可没有阿姨你这么豪爽。

  」王天诚赞美了阮雨辰一句。

  「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每家的情况不一样,按理说你的辅导费是有些贵,不过质量相当高啊,再贵也是值得的。

  」阮雨辰笑着说道,王天诚的赞美她很受用。

  「她家里的条件似乎不是很差,父母好像都在局里做什么干部,」王天诚想了一下,接着说道:「好像是看他们的孩子成绩提高了,觉得我没什么用,就不让我干了。

  」「愚蠢!」阮雨辰无奈的说了一句,接着咯咯笑了起来:「这下可就是便宜了我家倩倩了,能让这么好的家教老师全心全意的服务,来就为这个我们再干一杯。

  」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倩倩杯中的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了,阮雨辰和王天诚两人早已经喝完,两人各自又倒上了半杯,已经快要见底。

  王天诚看着面前的两个美女,都是面色绯红,倩倩好像没有一点酒量,喝了那么一点,小脑袋就开始左右摇晃,阮雨辰倒是没多大事,只是眼睛里蒙上一层雾气,本是淡粉色的嘴唇,已经变成了血红色,好像随时都能涌出血来,尤其是那一对酥胸,上面血管清晰可见,本是雪白的肌肤,现在变成了淡淡的红色,更加撩人。

  王天诚倒是没有一点事情,以前在老家时经常喝烧刀子,对这点度数的洋酒,已经有了免疫能力。

  这时,倩倩含情脉脉的看了王天诚一眼,借着酒劲,把心中的胆子一壮,对母亲说道:「妈妈,我有个想法,能让我的学习成绩提高的更快些。

  」王天诚有些好奇,这个小妮子还能有办法提高自己的学习成绩,他好奇的听着倩倩接下来要说什么。

  阮雨辰一听这个,顿时来了精神,看着女儿说道:「嗯,好,你说来听听。

  」倩倩咬了一下嘴唇说道:「妈妈,我想让王老师住到我们家,这样能有更多的时间陪我学习。

  」王天诚原本只有一丝醉意,也被倩倩这句话给吓醒了,吃惊的望着阮雨辰,这个小妮子根本没有和自己商量,这不是要撵自己滚蛋么。

  谁知美妇阮雨辰并没有生气,只是淡淡一笑,说道:「你这个主意不错,让我考虑一下,就是不知道天诚怎么想。

  」说着,一双美目看向了王天诚,非但看不出来有一丝怒意,并且好像也有几分期待。

  王天诚心里打着鼓,看着阮雨辰,难道她喝醉了么,不过看眼神并不像啊,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含糊着说道:「听阿姨的吧。

  」其实他内心中对这个提议非常期待,如果真能住在这里,说不定还真会和这母女二人发生点什么,这是多大的艳福啊。

  阮雨辰也没接他的话茬,直接举起杯子,意味深长的说道:「来干杯,我的女儿真是长大了,知道学习了,我很欣慰。

  」阮雨辰一口把酒喝完,直勾勾的看着王天诚。

  王天诚也是一饮而尽,内心中滚起无限波澜。

  阮雨辰见都喝的差不多了,站起身,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。

  倩倩见妈妈离开了,挤眉弄眼的说道:「天诚哥,我的提议怎么样,以后我们就能在一起学习了,我真的好想天天和你在一起。

  」小妮子今天喝的有些醉了。

  王天诚苦笑一下,真不知道她说道是福是祸,没有答她的话,静静的想着刚才阮雨辰说的那句话。

  阮雨辰从卫生间走出,看到二人还在饭桌前,对女儿说道:「倩倩,刚才喝酒了,你去睡一会儿吧,」看着女儿摇摇晃晃回了房间,她才继续对王天诚说道:「我也要睡一会儿,天诚,你去客房睡吧。

  」说完就朝自己房间走去。

 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阮雨辰经过王天诚身边时,脚下一划,身子扭向一边,王天诚眼疾手快,一把扶住这个美妇,入手一阵柔软,说了句:「阿姨,小心。

  」第012章帮你揉腿吧王天诚看了看手抓住的部位,正好是阮雨辰的一侧酥胸,已经被他抓的变了形状,怪不得会有这么软,王天诚感受了半秒钟,立刻放开。

  阮雨辰脸色唰的红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喝酒的原因,还是因为刚才王天诚的一握而害羞,她白了王天诚一眼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又要离去,还没走一步,突然,轻声「哎呀」了一声,身体又要往一边歪。

  王天诚这次还是没有犹豫,又扶起了她,不过这次不敢那么放肆,只是扶着阮雨辰的胳膊。

  阮雨辰拉过一个凳子,坐下来,翘起腿,揉着自己的脚说道:「好像脚崴了,老了就是不中用了。

  」由于女儿不在,说话的声音发着爹。

  「阿姨,您怎么能算老呢,您的样子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。

  」王天诚看着阮雨辰露出的一段玉腿,有种去抚摸的冲动。

  阮雨辰眼睛上勾,嘴角一挑,咯咯的笑着,说道:「天诚你真会说话,阿姨脚有点疼,你扶阿姨去卧室吧,我想跟你说点事。

  」王天诚听到卧室两个字,心中一荡,美妇的卧室从来没有进过,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,她还要和自己说点事,想起这一语双关的话,他不仅又要起反应了。

  王天诚扶着一瘸一拐的阮雨辰,本就没几步路,两人走了快一分钟,王天诚恨不得直接把阮雨辰抱起,直接扔在床上,然后,自己再狠狠的扑上去,可是他不敢。

  好不容易,阮雨辰走到了床边,美妇辛苦的坐了下去,看着还在一旁傻站着的王天诚,拍拍自己身边,说道:「愣着干什么,坐啊,还怕我吃了你。

  」王天诚看着这张大床,贪婪的闻着美妇房间的成熟气息,有些发愣,听到阮雨辰的话,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坐到了阮雨辰的身边,静静看着面前这个美妇。

  阮雨辰扑哧一笑,说道:「阿姨,有什么好看的,快,我的脚很痛,帮我揉一下。

  」说完也不等王天诚同意,直接就把脚伸到王天诚的大腿上,自己却在床上躺下。

  王天诚摸着这只美人玉足,这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玉脚啊,感觉自己这是在做梦,王天诚傻傻的问了一句:「阿姨,要不要把门关上。

  」美妇嗯了一下,自言自语的说道:「关上也好,倩倩现在应该已经睡着了。

  」王天诚像得到什么暗示一样,飞快的关上门,不等阮雨辰同意,又抱起那只玉足,他摸在脚踝处,轻轻按了一下,说道:「阿姨,是这里痛么?」阮雨辰被按的有些吃痛,呻吟了一声,没有答王天诚的话。

  王天诚听到那声呻吟,犹如最美妙的音乐,他用手掌轻轻的揉搓着,阮雨辰不断的呻吟着,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。

  王天诚看着躺在床上的美妇,他的下身早已挺立,把美妇的玉足放在自己的裤裆上,接着自己的揉动,让这只玉足不断的在自己裤裆上摩擦,而美妇好像没有任何察觉一样,盯着天花板,时不时传出几声呻吟。

  美妇房间内的景象淫靡之极,就连空气中,似乎也散发出淫靡的味道,阮雨辰的睡裙早已经滑向大腿根部,里面镂空黑色内内,尽收王天诚眼底,他看着美妇的眼睛渐渐闭上,像是睡着了一般,毫无顾忌的往那个神秘地带看去。

  王天诚内心非常冲动,真想上去揉搓一把,可是用什么借口呢,脑袋中灵光一闪,手中揉脚的动作不停,小声说道:「阿姨,我帮你揉下腿吧。

  」阮雨辰也没说话,又是呻吟一声「嗯……」王天诚以为这就是美妇的回答,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向上摸去,开始他并不敢,直接去摸哪里,只是轻轻的捏着美妇的小腿,一点点上移,看美妇并没有反应,他壮起胆子,又把手滑向大腿。

  阮雨辰对王天诚得寸进尺的动作,没有一丝反对,只是呻吟之声更加强烈起来,这对王天诚来说,是最幸福的信号,他的手已经快要捏倒美妇的大腿根部,只差几毫米,小拇指就能碰到那件镂空内裤。

  美妇丰臀无意间微微一动,那件镂空内裤正巧就碰在了王天诚的手背,王天诚愣了一下,瞬间明白过来美妇的暗示,他侧躺在床上,用手轻轻扣住这迷人的倒三角,美妇重重的喘了口粗气,没有任何意见,反而微微的把大腿张开让王天诚的手更容易在上面揉动。

  王天诚的手已经清晰的感觉到美妇的湿润,从两片肉唇中流出的液体,已经打湿了遮挡着它的镂空内裤,并且还不断的往外渗着。

  王天诚轻轻拨开黑色镂空内裤一边,里面的肉唇已经极度充血,红彤彤,亮晶晶的。

  阮雨辰紧闭着双眼,睫毛在不断的跳动,小贝齿已经把嘴唇咬出了一个浅浅的印痕,两只手紧紧的抓住床单,一副任由摘取的模样。

  王天诚用手和阮雨辰做着零距离的接触,他现在下身快要被裤子挤断,可是他现在顾不上解开腰上的皮带,紧紧的盯着通红的肉唇,上面粘着亮晶晶的黏液,俯下身体,发自内心的想亲上一口。

  内裤被王天诚拨开的幅度更大,肉唇的全貌已经完全暴漏在他眼前,他伸长脖子,眼看嘴唇就要接触到肉唇上,一个声音如晴天霹雳响起:「妈妈,杯子在哪,我有点渴。

  」王天诚迅速起身,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,端端正正的坐在阮雨辰的床边。

  阮雨辰的速度也慢不到哪里去,裙子飞快的被拉下,眼睛睁的大大的,那有半分刚才睡着的模样,她看着坐在床边的王天诚,扑哧一笑,踢了他一脚,小声说道:「还不赶快去开门,就说我喝醉了。

  」倩倩看着从母亲房间走出的王天诚有些狐疑,王天诚装模做样的小声说道:「别吵,你妈妈喝醉了,我刚把她扶进房间,我给你找杯子。

  」等打发了倩倩回房间睡觉后,王天诚点着脚尖,悄悄走到阮雨辰床边,正要再摸那只玉足,阮雨辰羞恼的踢了他一下,故作生气的说道:「去客房睡去,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  」第013章再度现春光阮雨辰这个下午,梦到了许多东西,她熟睡的样子甚是可爱,屋子里的冷气开的很足,她盖了一条薄薄的夏被,额头上渗出的汗液说明她现在有些热,跳动的睫毛说明她在做梦,梦中的她正一丝不挂的躺在不知道哪里的床上,大腿微微张开,肉唇如蚌肉一般柔软发亮,正在潺潺的流着小溪。

  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,正在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开合的肉唇,那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舌头伸了进去,舌尖时而挑动着肉唇上方的小豆豆,时而转动着深入肉唇中央,阮雨辰身体彼此起伏着,她的小嘴微张,小舌舔着有些发干的嘴唇,嘴中不断的发出呻吟之声,下身再也经受不住挑动,一股热流迸发而出,打湿了她的丰臀。

  忽然,阮雨辰听到一阵女儿的读书声,女儿的面容渐渐清晰,一边读书,一边笑吟吟的看着自己,让阮雨辰有些无地自容,她猛的一惊,满头是汗的睁开眼睛。

  她定了定神,女儿的读书声的确从旁边屋子传出,自己并没有听错,她掀开被子一看下身那有什么男人,自己纤细的手指不知何时扣在了肉唇之上,一根指尖正在拨弄那里的一颗小豆豆,而镂空内裤上已经全部打湿,自己真的泄身了,阮雨辰苦笑了一下。

  阮雨辰想到中午自己的确是有些醉了,那个小子竟然趁着自己喝醉,竟然把自己看光了,还用手在外面摸了又摸,最后不是女儿吵着要喝水,和他不知道会走到哪一步。

  阮雨辰起床换了件更加的性感的红色丁字裤,撩起自己的裙子,站在镜子前,扭动着丰臀,左右照着,自我陶醉着完美的身躯,好一会儿才把睡裙放下,摇了摇头,自己这是怎么了,穿成这样到底要给谁看。

  王天诚坐在书桌前,内心根本就平静不下来,美妇的身躯已经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中,看着书本上的每个字,都能幻化成那肥美的肉唇,心不在焉的回答了几个倩倩的问题后,惹的小妮子有些不高兴,小妮子独自念起英语来,他不留痕迹的拍了拍脑袋,想让自己清醒一些,不再胡思乱想下去。

  「天诚,你来一下,我给你说点事。

  」阮雨辰在倩倩房间门口淡淡说道。

  王天诚像是被踩住了尾巴一般,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飞快的跑出房间,顺手带上房门,他不想让倩倩听他和阮雨辰的谈话。

  「小子,你趁我喝醉了,偷偷占我便宜是不是?」阮雨辰见倩倩的房门关上后,直接揪住王天诚的耳朵,小声说道,她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她的勾引,王天诚怎会那样大胆,女人就是这种不可理喻的动物,任何时刻都不承认自己的错误。

  王天诚忍着耳朵上传来的剧痛,不敢叫出声音来,眼泪痛的都快流出来了,他没有发出一丝声音,被阮雨辰揪到沙发上后才被放开,他拼命的揉着耳朵,想让疼痛感稍轻一些。

  两人都把声音放的很低,不让房间里的倩倩听到,阮雨辰又道:「你以后还敢不敢了。

  」王天诚苦笑着,看阮雨辰并没有生气的样子,就略带戏谑说道:「那还会有下次,阿姨你会给我么?」阮雨辰一听这话,伸手又要去揪耳朵,王天诚拼命的往下一躲,正好看见了她的裙内风光,火红的丁字裤,只有二指宽的小布遮挡在隐秘部位,其他全部看的清清楚楚,黑色的倒三角散乱着被挡在一边,他顿时有些痴了,连耳朵再次被揪住,都不觉得疼痛。

  阮雨辰看到王天诚的样子,顿时一呆,连忙收回揪住他耳朵的手,用力的压了压睡裙,自己的隐私今天两次被他看到,想想耳根都有些发红。

  王天诚见春光已经不在,便把身体做直,静静的盯着阮雨辰,他内心如火,可又不知道应该怎样表达出来,只是这么呆呆的坐着。

  阮雨辰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,喝了一口水,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,继续说道:「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,你还是以辅导倩倩学习为主,不能再有什么非分之想,听到没有。

  」王天诚心中顿时想被凉水浇过一样,那团火瞬间熄灭,不过想想,自己是来做家教的,又不是来做鸭,心里也就释然,平静的说道:「阿姨,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那样的事情发生了,请您相信我,倩倩的学习我一定保质保量的完成好。

  」听到王天诚的保证,阮雨辰内心好像突然少了点什么一样,已经单身这么多年,按理说已经不会再对那种事情上心了,可是自从王天诚第一次来到家里,看到他有些不安分的眼神后,内心总是期待点什么,不过她还是点点头,说道:「知道就好,倩倩的学习是我最放心不下的事情,如果你能让她学习搞好,我绝不会亏待你的。

  」王天诚想问那要怎么报答,可有些不敢,怕这次真的把她惹恼了,让自己滚蛋,虽说自己还能去找别家,可是这么好的老板可是百年不遇的事情。

  「今天什么时候开始学习的啊?等下想吃什么,阿姨去给你买。

  」阮雨辰见气氛有些尴尬,换了一个话题问道。

  「下午两点多就开始学习了,一直学到现在。

  」王天诚故作镇定的说着:「我吃什么都行,您去问一下倩倩看她喜欢什么,都学了一下午了,是有些累,你晚上奖励她一下吧。

  」「不用你说我也知道,你先去陪她学习吧,我换件衣服就上街买东西去。

  」阮雨辰笑着说道,对女儿的学习态度非常满意。

  阮雨辰走了几步,见王天诚还站在原地不动,扭过头,媚眼一抛,说道:「还站在那里干什么,准备偷窥我换衣服啊。

  」王天诚挠着头,嘿嘿的傻笑几声,说道:「就去,就去,我马上就去陪倩倩学习。

  」阮雨辰直到王天诚走进倩倩的屋子中后,才放心的走进了自己房间。

  【完】